2008-11-11

侯官謝希安先生年譜

鄭慶驄等編,《侯官謝希安先生年譜》,1962年鉛印本。附照片1張、遺墨,另有附錄張其淦《清遺民詩‧謝希安》等部分,共81頁。
發現這本小書是我在博士論文寫完之後。有次從某一年譜工具書上查閱得知,沒想到在網路試著尋找,竟然郭廷以圖書館有,於是借來讀讀。日後,透過弟妹居間幫忙,直接在福州購得此書。
謝叔元(1866-1938),福建侯官人。侯官縣今隸福州,近代中國屢出名人,對思想界產生極大影響的嚴復(1854-1921),即是眾所周知的例證。謝氏在辛亥鼎革後改名「希安」,蓋仰慕三國時代的管寧(字幼安,158-241)為人,以此自期。此外,年譜說他「杜門不出,改蓄全髮,以甲子紀年」,「全髮」乃相較於民初的斷髮風氣而言,故從心態來說,謝叔元乃係一位忠清遺民。其實在當時的福州,確實出了不少堅持對清室抱持忠貞態度的遺民。像是曾經當過末代皇帝愛新覺羅‧溥儀(1906-1967)師傅的陳寶琛(1848-1935)、晚清封疆名吏沈葆楨(1820-1879)之子沈瑜慶(1858-1918),抑或後來擔任「滿洲國」總理的鄭孝胥(1860-1938),乃至因翻譯西方小說而名噪一時的林紓(1852-1924),都是顯例。
不過,謝叔元跟這些遺民的作為可謂大不相同。與積極參與復辟活動的情況迥異,他是選擇要避居在家,教育門生研治五經,多番著述,做經典註解。此外,謝氏並時時關心地方上的文廟祀典,還擔任崇孔會支會的副會長。跟山西舉人劉大鵬(1857-1942)自號「夢醒子」一樣,謝也有首〈夢醒〉詩,云:「夢中說夢重重悔,夢醒還留一悔无。好洗此心存密密,休教眾悔集真吾。」從這一角度來看,謝叔元找了條「逸民」的路,做為他反對或不滿民國政府的方式;張其淦(1859-1940)在私下編纂的《清遺民詩》,將不知名謝氏納入名單,不獨實至名歸,也間接證實釐清當中的認同課題,得多方推敲,才足以認可。在我即將出版的書中,其實有許多類似這樣的人物,頗值思考。

1 則留言:

polanyi 提到...

看您的部落格有一段時間了
篇篇雋永,讓人咀嚼再三
即將出書?
方便告知書名及出版社嗎?
好來去交關一本...